中国竞彩网计算球
詩人主頁 作品 相冊 粉絲

粉絲

作品

詩人作品不錯,挺TA 贊賞
筆名:葉丹
加入時間:2019-02-13
中國 · 北京
詩人簡介

葉丹,1985年生于安徽省歙縣,現居合肥。

風物拼圖(八首)


塵埃的祝福

每日出門,我都會被現世的淺薄
煮沸;回家后,無處不在的灰塵
竟能讓我平息。它們落在地面、
桌面,甚至是家具細微的雕飾上。
它們有的能一眼被看見,而細小的
用掃把聚攏后才顯眼。仿佛我就是
那個最合適掃灰的肅穆的僧侶。
像祖母秋收之后在自家院子里
聚攏月光,給回憶的燈芯減壓。

漸次,我認出了這些塵埃,它們是
我家谷堆的金字塔上揚起的稻灰,
鄉音之弦繃斷后祖父口音的碎末,
尼姑庵傾塌后被鳥鳴磨圓的磚粒,
夏日雷霆虛擲的巨大陰影之焚灰,
被竹篙梳順的新安江河灘上的散沙,
九一年洪峰水位線風化的紅漆,
那年因稻虱絕收的稻葉之灰,母親
坐在田埂上哭泣時褲腿上無名的泥巴。

它們躲過了雨點的圍剿,避開暴雨
濺飛的泥濘,在萬千之中找到我
這片脫落飄零的葉子,仿佛我和歙縣的
山水之間仍有一條隱形的臍帶。
它們繞著我的膝蓋落定,我把它們
積聚起來,倒進我語言的空瓶子。
雖然它們的頻繁出現證實了故鄉的
陷落,但我更愿意把它們的不請自來
理解成故鄉對我的不曾間斷的祝福。

2015-6


暮春夜晚的兩種風格

i

暮春,在暗夜之中練習辨聲
成為我新增的一門晚課。

超載的卡車馱著的不論是瀝青
還是即將被植入脊梁的混凝土,

無一例外地,拖著疲憊的車斗
朝我睡眠的淺海里投擲礁石,

似乎是要試一試我焦慮的深淺,
試一試舵手的耐心有多少存余。

扶著窗簾縫隙漏進的光柱起身,
我看見:路燈的數量沒有變化。

連夜的激戰,都不曾出現逃兵,
“它們早已適應了漫長的黑暗。”


ii

我時常回想往事,好像所有的
回憶都包含對自身處境的憐憫。

想起在失意的皖南,統治暮春
長夜的聲音有以下三種:

晚歸的人掀起的狗吠,蛐蛐
求偶的叫喚和一畝畝的蛙鳴。 

“聲音如果不是山體幻化而來,
那山顛為何一年年削低了。”

那些鄉居的日子,我很晚睡去,
直到蘸滿幸福的露水形成;

我很晚醒來,常常因為母燕回巢時,
泥穴里的雛燕發出的那陣陣騷動。

2016-2


歙縣河西尋訪漸江和尚

歙縣河西,豐樂河和練江兩像雙佛掌
在此處合十,這讓我篤定:你就隱居
附近,將一座山裹當作外套,成為山之核。
那次,我見識了馬蹄形的溫馴山脊
驚人的耐力,步道一級一級,試探著
訪客的誠意,又像是與現世決裂的籌碼。
不設防的群山,解凍的山谷,光線
正溫柔地給露水拔牙,水汽上升,完成
對云的補給,而低處的松枝即將垮掉,
            
與露水消逝的方向相逆,我感謝它
舍身之教誨。所以,越往高處,身體
越松弛,仿佛體內寄居的惡魔因畏高
而退散。我看見了懸崖之下的縣城,
博物館般的縣城,滿臉淤泥的縣城。
披云亭附近,一只黃鸝站在最高的枝頭
歌唱,仿佛它就是歙縣的俄耳甫斯,
我的視線托舉著聲音越過蓬松的群山
而未消損,像個聲音傳播學的奇跡。
            
實際上,繞了很遠的路我才找尋到你,
一個隔著幾世的地址,住著一個除封的
藩王,平靜得仿佛從未受到帝國的迫害。
一個是隸屬永恒的畫家,一個是克制的
學徒,卻都是拖著臍帶亡命的人。
我知道,以山水為師,就能成為你的
同窗。“枯枝落地后把身體交還給
古老的母親,江面像秋收后的刀刃般
明亮,你看,江水的姿勢陳舊而猶豫,

它們再也沒有機會回到源頭,直到
它們內心再次修煉至寒冷,變回冰塊,
還要借助鳥鳴之中滾燙的滑輪。”
近處,你的墳頭干凈,想必清風日日
撫掃,墓前開闊,適合卑微的星辰
投下自己的白骨,投下抱負的殘骸。
一只橘子是你示我的招待,“我們曾在
江邊偶遇,又在這林間重逢,只為了
我們虛構的友誼能如念珠那般圓滿。”
            
2015-10


淮河風物研究

那次奔喪的途中,我第一次目睹淮河。
沿岸,楊絮如暴雪飄落,仿佛哀悼。
“仿佛這里才是雪的故鄉,它們在初夏
候鳥般飛抵。”一如死者堅持死在
黃泥覆頂的茅屋。兩岸的景物幷沒有
差別,仿佛它們拋棄了習俗,像廟宇
甘愿沉降,坍塌為黃泥而無須自憐。

渡河往北,煤渣是通向礦區的索引,
枝枝蔓蔓,多像肺癌病人的肺葉。
“肺葉的黑比宿命的戳印更具狀,難以
洗白。”“他曾拒絕成為一名礦工,
而無法拒絕黑暗的宿命。”五月的大地
富足,谷漿從土壤中溢出,舍給我
貧窮的親戚。我好奇的是,誰在指揮

這場合奏的管風琴音樂會,纖細的
麥桿竟有如此挺拔的莖管供水流穿行。
麥芒像火苗搖曳,仿佛大地的激情
找到了出口。“這搖擺啊,是門啞語。”
大意是:相似的平原下,相似的火焰。
再往遠處,悲傷的姑媽指著西邊:
“河壩是個完美的支點,支撐著天邊

晚霞,那是天空過剩的欲望。”我卻
看見一片鍍鋅的水域,顯然它融入了
太多殘忍的細節,它將以回憶為食。
我不能滯留此地,我不能妨礙樹冠
茂盛如蓋。天色愈發黑了,汽車像甲蟲
掉進無底的幕布,蟲娥在蛙鳴的煽動下
沖向車燈一如天邊群星無畏地涌現。

2015-5


給毛毛的詩

毛毛,請你原諒我仍然不能
將一首祝福的詩寫得甜蜜。
毛毛,十年還不到,曾經照耀我們
過河入林的星星都已焚燒
毀盡,正如那入汛以來的長江
稀釋了我們的親密。
我將接受一段禱文的再教育之后,
乘著那最后一片薄冰渡江
回到皖南,見證你的喜悅。
“誰把請柬折成軍令的形狀,
言辭中又夾帶著初夏的羞怯。”

六月的銅陵蒼蒼如蓋,像鏤空的
綠肺倒置。一座城市折迭
在自己的綠里,苦練還魂之道,
末了居然依靠一片樹葉
殘存的象形記憶而復活。
“這綠并未因江水的流逝而褪色,
一如我們以灰燼做底色的友誼。”
毛毛,好像這綠是林中一種拒絕
引力的細溪,經木射線的篩選達到
罕有的純潔,就連保管月亮的
沙利葉都曾向我暗示對你的嫉妒。

2016-6


對詩:修琴的女人

入秋以后,山頂露出一間木屋,
“樹葉少于蒙著薄霜的鳥巢。”

我記得上山并沒有固定的路徑。
“視野開闊,痛苦沒有遮掩。”

林間住著位獨居的修琴的女人,
“山下是因欲望而浮腫的人間。”

她的母親留給她一把走音的古琴。
“每晚,我抱著琴才能入眠。”

我在春天愛上了她,曾給她寫信。    
“葉落盡時,我拆開有余溫的信。”  

我愛她冰冷的,會發芽的指尖,
“信封里并沒有結出厭世的果子。”

太遲了,即使愛意未隨季節冷卻。
“如果真的太遲,不如永不抵達。”

母親死后,她再也沒有下過山。
“我害怕雜音,也不擅長告別。”

沒有人見過她,但晚上琴聲灌滿枝葉。
“不如把身體還給這繼承來的落葉林。”

總在虛構的敵意里陷得太深。
“我曾一度找不到晚禱的理由。”

她志在修補聲音,做弦的仆人。 
“修琴,為了不讓母親再死一次。”

點燭定弦后,未來就允諾了她。
“所有的夜晚,都是古代的夜晚。”

落葉因幸福而奔跑,仿佛應和。
“每個聲音因祈禱而飽滿。”

如此的天賦,好像她是伏羲的女兒。
“我在燈下,復你夾著雪花的信。”

2016-9


須臾之塔

九〇年寒冬,母親整日進山砍柴
以便來年的屋頂上炊煙不絕。
祖父將成捆的柴火堆碼在舊屋前,
扎得像省界上的懸崖那般垂直。

第二年的盛夏因洪水長期浸泡
而鼓漲,占據了我原始的海馬區,
恐懼是稠密的雨點,戰時電報般
急迫,洪水進院后輕易邁過門坎,

母親將我抱到谷倉的蓋板上,
她的膝蓋淹沒在水里。門前的柴堆
竟整個浮了起來,像紙船飄走。
“它們本當經過膛火的烤問進化

為炊煙,去戍邊,給人間溫飽。”
后來聽人說,柴堆堵在了村尾的
石拱橋下,像個巨大的炸藥包。
直到橋頭的石獅率先跳下,劃出

一道黑色的引線。“內心有波動的
青石才會被選來雕成庇佑的獅子,
石匠在刻獅鬃時要避開閃電的日子
線條才不會被折斷。”它從欄桿上

躍下,投身于這污穢的末世,
它一身黃泥,像穿著件破漏的袈裟。
橋另一頭的柳樹當天也被沖垮,
再也沒有吹拂,再也不會有蔭翳

織成母親的披肩。因絕收而被迫
去省界那邊做工的人帶來新的傳言:
洪峰過境時,新安江異常寬闊的
江面中央曾浮現過一座須臾之塔。

2018-08


枯榮的恩典

“像一截繩子松垂。”一則死訊
引我返鄉繼承她綠的王位。
從潛口下高速,抄近道將縣城
甩在身后,過了江村,就沿河
北上,鄉道彎曲,似在遷就
地圖。水流如野馬,肢解了群山
之寒氣,所以說桃枝的沸騰靠的
不僅僅是人獸共享的鄉村醫生
在每一朵花苞里嫁接的馬達。
“水白白流走,無法稀釋的悲傷。”
可能是因為動情過度,被春水
馴化的鵝卵石無論是公是母,
都縮在自己不標準的橢圓里。

去冬被捆扎的枯枝之間冒出的
新芽,從不為自己祈禱的野花
正是歙北初春不改的配方。
就像這里變暗的一切仍然愛我,
為我的缺席辯護,清澈的倒影
還保存了幾幀我揮霍掉的童年。
倒影里也有我陌生的表舅,
貧困曾沖破他的軀體在舊外套上
留下補丁,面對過太多的死別,
他一臉平靜,低頭走在送葬的
隊伍中。過長的隊列也讓我困倦, 
那晚我睡得很早,茶葉梗做的
枕芯為我準備了蒙恩的茶季。

2017-06

作品 全部

贊賞記錄:

中国竞彩网计算球 体育nba比分儿吃不到 英超雪缘园 皇冠走地足球比分即时指数 广东好彩1 即时比分90vs即时比分 20选5 球探网足球比分捷报比分直播网 广东11选5 排球即时比分网 球盘体育比分 北京时时彩 智胜北单比分直播 贵州快3 山西快乐10分 雷速体育比分直播雷 蓝球即时指数捷报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