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计算球
詩人主頁 作品 相冊 粉絲

粉絲

作品

詩人作品不錯,挺TA 贊賞
筆名:馬克吐舟
加入時間:2017-09-25
中國 · 北京
詩人簡介

詩人、文學/音樂評論者、前衛民謠搖滾唱作人。北京大學文學學士、哲學雙學位,杜克大學東亞系碩士。為學期間主攻中國當代先鋒文學、后人類主義與批判動物學,曾任北大五四詩社社長,詩歌作品散見于《詩江南》《未名湖》等刊物。后于北京現代音樂學院繼續學習爵士吉他,在游文戲樂中探求詩歌語言走向獨立音樂的臨界美學。2017年8月起發行《充氣娃娃之戀》《Trains of Lavender》等近十張唱作EP,制作首張專輯《空洞之火》和同名詩集繪本,長期于北京各大音樂空間演出。亦開設“行舟樂評”自媒體專欄,縱論中外音樂和流行文化。即將出版個人詩集《玻璃與少年》。

雨中曲(五首)

雨中曲

你從來喜歡下雨
雨落下來,你的傘也落了下來
所有不夠誠實的傘都落了下來

你帶著傘
就像帶著無用而美的必需品
就像帶著我的心
而你離開的時候仿佛驟雨初歇

我想象
你走在雨中就像拂過天空的頭發
你被雨水淋濕就像小橋上叮咚踏響的木屐
我想象你聽著雨是聽著嬰兒的睡意

你從來記不起擁抱的感覺
卻在那場雨中的陽臺抱著我
像是抱著一個被淅瀝的愛戀所腌漬的大蘿卜

風把我纖細的刺鼻卷上你伏在我肩膀的臉頰
你像是在搖籃曲中那樣搖擺、呼吸——
從我潔白如柱的身體濾過的呼吸

那就是擁抱的感覺
那就是今后的所有蘿卜
都會向你提示的:
擁抱的味道

又下起了雨

2018/5/8-10



結石、腫瘤與痔瘡之歌

你像愛人一樣來臨
并不僅僅是溫存地
喂養著那些在多余中
膨化的日子,也被它們
所喂養

你的傲慢里
裝著一壺老于世故的妖嬈
你懂得再決絕的剪刀,讓個體成為個體的剪刀
也難以針對肚臍本身,以及
旋繞在其間的污漬
畢竟再不容易的擁有、懷抱
似乎也總會比割舍
容易一點

你說你是蘑菇、藤蔓和珍珠的遠房表親
你說積聚是一種本能,黏著是一項美德
而對于尋找珍珠的人
蚌才屬于附加
就像地心說的信徒
沒有對得科學,也沒有錯得離譜
無論走多遠,總不得不
從直觀的內在
和自我出發,地球 
不也就是天河之軀中的我族?    

你并不嗜好殺戮
如同任何一個尋常的母親
你在發情在孕育在分蘗在擠壓中疼、迸發和伸展
但有的時候
存在即是他者的梗塞
我們也都可能因彼此而生、
而身死
太平間也好,垃圾桶也好
爆裂、結晶或見證
游動的默契和僭越之間
誰都是誰的饋贈
誰也都不比誰更有資格
活下去

你像愛人一樣走了,終于
帶著彼此交纏過的訊息
帶著失去對方以后不著邊際的
清冽,和
悲憫。

寫作于2017年9月,為作者《官能現象學》組詩之一。




讓籬笆戳穿體內的云
下起了顏色、形狀,那些削尖的松軟
漫不經心的沉重
傾覆于骨盆的積水

詞語劃開腸胃
愈來愈充實的饑餓
收割著頭痛時瘋長的毛發
沒有手拽過你脖子下方的拉鏈

像刮一條活魚
明天把今天洗凈
以便屠宰
鱗片和赤裸一樣疼痛 

為了消失,我建造了那座鸚鵡遍飛的花園
繃著言語的墻
欲望的弓
你說堅硬的東西往往美麗

2014/11/18-24


所謂伊人


足夠了
我的鞋上粘滿水草,河中央
不存在你肉質的漁網,也沒有竹筏
點過的眼睛

時間并未烹掉
那條為自己的鱗片所纏繞的魚
我卻吃下它的種子
和刺,所以

古人,別再給我蒹葭折成的哨子
圍繞一處缺口
就足以無止境地悠長。

2012/9/30夜



夸你


不可能的
最忐忑的白菜菜心也比不上你吃飯時稍不注意
就溜出重重保護的
俏生生的笑
泡沫最多的沐浴露也不及你的左臉頰
滑過我脖子后如散架的算盤般
在地面上蹦跳的
想象的十分之一
再古怪的老頭子
都沒法數落你耍脾氣時
自己都沒太當真的
天大的道理

你安在我椎骨上的塑料大棚
是我洗澡時別著手
也不怎么擦得到的腹地
你忙于種植,讓離離的草開出人面的桃花
而我蹲在你忘記的事情里
放牧著斯拉夫民族的風雪

不可能的
最恐怖的海峽也不能真正分開我們就像
不能分開一份本身就寫滿了恐怖新聞的報紙
總有帆影,在手和垃圾桶之間傳遞著危險的情報
總有不甘心的桃子,在爛透之前架起一座從
胃口到長壽的橋

2018/12/10-13


楊小濱·法鐳點評:

這一組五首詩展示出作者相當獨特的抒情風格(無論這里的“情”是否必然和愛情相關),呈現出繁復、多重、成熟的情感表現樣式。《雨中曲》開頭的“雨落下來,你的傘也落了下來”令人聯想起比利時超現實主義畫家馬格利特那幅人體像雨點那樣滴下來的名畫《戈爾孔達》,而詩的節奏又充滿了一詠三嘆式的歌謠氣息。而這樣的場景——“卻在那場雨中的陽臺抱著我/像是抱著一個被淅瀝的愛戀所腌漬的大蘿卜”——既有“腌漬”所暗示的過度濃郁情感,又更具有超現實主義的變形特征,還充滿了自我漫畫化的諧趣。諧趣再往邊緣推進一步,便有了《結石、腫瘤與痔瘡之歌》里“惡之花”般的旨趣,把肉身上的病態贅生物描寫成“蘑菇、藤蔓和珍珠的遠房表親”,甚至在手術后依依不舍地嘆息“你像愛人一樣走了,終于/帶著彼此交纏過的訊息”。到了《籬》,迷戀式的懷舊轉化為對時間殘忍的體認:“像刮一條活魚/明天把今天洗凈/以便屠宰”;與此呼應,到了《所謂伊人》,時間的自我宰割引向了“我”的痛感,甚至是自我哺育和享受中的痛感:“時間并未烹掉/那條為自己的鱗片所纏繞的魚/我卻吃下它的種子/和刺”。而《夸你》又回到了某種略帶浮夸的調侃語調,用“不可能的”、“總有……”這一類日常句式,表面上異常堅定,卻反諷地引向了可疑——比如在結尾處,那只吸引了食欲和象征著長壽的桃子,只不過是邁向腐爛的桃子。

作品 全部

贊賞記錄:

中国竞彩网计算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