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计算球
詩人主頁 作品 相冊 粉絲

粉絲

作品

詩人作品不錯,挺TA 贊賞
筆名:左遠紅
加入時間:2017-03-01
中國 · 北京
詩人簡介

左遠紅,女,1964年出生。曾用網名小小塵米、迦南的青草地。曾在《人民文學》、《詩林》、《北方文學》、《歲月》、《黃河文學》、《春風》等發表大量作品。出版有詩集《跋涉的心》,散文詩集《聽水聲遠去》,散文集《時光疊痕》,詩集《離愛還有多遠》。曾就讀于遼寧文學院。黑龍江省作協會員,中國散文學會會員,中國散文詩學會會員。

自選詩九首



孤獨的謝洛夫






那個孩子把自己當成白色顏料
從椅子上淌下來。這是他的房間
窗外是他熟悉的落日、運河還有纖夫
偶爾也會聽到兩聲男人的怪笑
有時,他與臺布融為一體,或者
與一杯牛奶融為一體。他盡可能
為時間提供白色的審美。在這個過程中
感受嚴肅、牢固或者安全。他唯一忽視了
對面窗子里的女孩兒,她穿粉色睡衣
在淡淡的光影中靜坐,如一枚新鮮的桃子
陳舊的紅地板留下黃昏時密謀的鞋印
這里一定發生過什么,比如干草垛
誕生火種,比如黑麥地浮出風向
我所關注的仍然是那個卷頭發的孩子
他把自己當成白色顏料從墻上淌下來
一只水杯向他傾倒,五六只菊花抬起頭






辨認你





1

用一個坡度辨認你
用遠方孤零的房子辨認你
用一個瘦弱女子向上爬行的姿態辨認你

2

用紅草灘辨認你
用枯葉繞著你腳腂呼吸的聲音辨認你
用灰房頂和遠山的霧氣辨認你

3

用疾速下坡的舊皮靴的影子辨認你
用梳麻花辮的中年女子的沉默辨認你
用她高領綠毛衣上的污漬辨認你

4

在陰雨綿綿的日子,我的窗口打開得有些晚
但是,我仍然守望到了你的右手
它貼在窗子上,它向我示意,它對我表達

5

安德魯·懷斯,在欲哭無淚的下午
那風中的白窗簾一直在你房子里飄著
我的目光我的心跳也在那房子里飄著

6

是的,我用下午的斜陽和小風辨認你
你抬起頭的時候,我就跑遠,去白馬飲水的河邊
去掛著你外套的樹林里。記著,我不是去等你

7

我要弄懂一個女子的殘疾和愛是怎樣的關系
她就是你嗎?你就是她嗎?你們坐在半坡上
從此,我不再喜歡明朗的事物,我喜歡殘缺

8

用一個坡度辨認你,用紅草灘辨認你
用遠方孤零的房子和薄霧辨認你
用一個瘦弱女子向上爬行的姿態辨認你






水以及處境






回廊的另一頭在大水中潛伏
兩條翹起的鋼管細若純銀手飾
從事草編的人低頭專注,她
并沒有停下來。在零亂的房間
她忍著潮濕和悶熱,把每道工序
做得更扎實。草帽以及各類筐簍
擺在木架上,有些半成品斜在她腳前
雨還在下,仿佛一群力大無比的閑人
要在夜晚抬高河流,調戲村莊
樹枝像四腳朝天的公山羊躺在水里
聽河流和天邊發出嘶吼,它們
被動漂移,被動遠行,被動離鄉
從事草編的人平靜而專注。她起身
點上燈,繼續把每道工序做得更扎實
仿佛大水與她無關,危險與她無關
回廊不再明暗分明。它被一雙看不見的手
按下去。不同的是,它坐在深水中
也許,秋風再大些,會把它們救出來
但目前,它們的處境并不樂觀






雨一直下






雨一直下,我看到水池里的花生
腫起來,它們一個挨著一個
由粉紅變得蒼白。灰墻的影子
有一部分擋住它們,霉味蛾子一樣
飛出來,落在我們臉上
我拉著小雪疾速登上一輛巴士
天黑了,司機故意越過站臺
把我們帶到更遠的地方,那里沒有燈火
我說,小雪,我后悔帶你出來
我想家,想你奶奶!特別想。其實
雨一直下。我并沒有出門,并沒有
和小雪在一起。我只是做了一個夢
醒來,灰墻不在了,發霉的花生不在了
也沒有故意作惡的司機。我隔窗聽雨
雖然我沒有起身,可我還是覺得
出了一趟遠門,有點疲倦,有點憂傷
雨一直下,我想說思念,卻沒有由頭






午睡的女子






她夢見灰房子,還有許多羽毛
夢見不認識的海灣和綠色丘陵
她說,她只想區分木棉和鳳凰
她不想提相思樹,因為過于老套
她與自己糾結的樣子,像傷口面對鹽
她暼見蒼蠅落在老化的電線上
她的纖纖腰肢,也落著幾只蒼蠅
她動一下,白色窗簾也動一下
男人的心,也在遠處動一下
魁梧的人,帶著鐮刀穿過麥地的人
他把村莊放在石頭上,他要叫醒女人
帶她去石頭上安家。午睡的女子
夢見灰房子的女子,她就是一片羽毛
在生病的夏天,她極力區分
木棉和鳳凰,紫薇和魯冰花






小野菊花在她走過的地方開放






雨停下來,鴨子們伸長脖子
它們戲水的樣子笨拙而有趣
穿長裙的女子出來打水
她的側影在水面上搖晃。她彎下腰
將清水倒在罐子里,她回去的路有多遠
我們不得而知,雨確實停下來
風幫她推開角門,她裙子的一角
柔柔飄動,午后的光影微微顫動
小野菊花在她走過的地方開放
她也像一株樸素的花安靜地開放






遇見






我遇見的那些花,也許叫紫薇
也許叫鳳凰,導游情緒不好
并沒有告訴我們。在雨中
它們一閃而過,我極力記下它們
雖然紅艷,但不嬌媚,不肆意
自自然然地開放。有時在臺北
有時在花蓮,有時在桃園,有時在公路旁
我想,今生也許只有一面之緣
在臺風未來之前,我們柔和相望
瞬間也許就是永遠。這有什么關系呢
它們在自己的故鄉,我在遠方
只是偶爾想起它們,在濕熱的氣候中
安靜地開放,我的旅途就生出一份
感動。在那些依山傍海的地方,也許
它們是原生態的一部分,就像我
感受到的其他事物一樣,深入內心
深墨色的島嶼,或鎖住霧色的竹子
它們時而發出香氣,時而溫潤清涼






外套






報信的人是騎馬走的
他的外套掛在土墻的釘子上
她割草回來,臉伏于外套
她知道,他沒有走遠,他和灰馬
可能正在河邊飲水,或者
打量村莊的方向,向石頭砌成的窗口注目
六月,禾苗向一個方向挺起胸脯
她也在風中起伏,朝拜某一個方向
雨水流過石頭的鼻梁,大山閉著眼
報信的人是騎馬走的。他穿黑色長衫
露出潔白的襯領。他在半坡上
回一次頭,便策馬飛奔。他的外套
留在村莊,留在她房間的土墻上






行進






它們猶如商場里的人形模特
現在,它們背著手,在碑文中間散步
有的脫掉風衣,有的脫掉帽子
有的脫掉向日葵花環,脫掉偷來的籽粒
脫掉植物的胳膊,腿,脫掉雙眼
行進的過程似乎沒有什么負擔
偶爾,它們在大地的核桃上雕刻花紋
讓松樹孩子一樣倒立。在星光的梯田上
織毛衣,洗傷口,鋪上金色的天鵝絨
跟月光的白馬說話,跟忍著風聲的石頭說話
跟積雪里的灰貓及灰貓身上的樹影說話
跟一棵靠著北風的老樹說話。它們猶如
商場里的人形模特。現在,它們打散自己
像風打散亂云。在深秋,它們朝遠方行進
在深秋,它們盲目,變形,并且不可阻止
作品 全部

贊賞記錄:

中国竞彩网计算球 pc蛋蛋精准计划软件 三公棋牌 网上ag真人赌博是骗局 幸运飞艇杀1码 4399开心农场手机下载 怎样破解猛龙传奇 免费麻将游戏4人打麻将 加拿大pc28幸运在线预测 皇室国际娱乐城送优惠 河南游泳夺金开奖结果 历届世界杯最大比分 欢乐生肖全天三期计划 北京pk10定位胆前五名 百易街机金蟾捕鱼 天龙八部那个生活技能最赚钱吗 后三组选组选包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