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竞彩网计算球
詩人主頁 作品 相冊 粉絲

粉絲

作品

詩人作品不錯,挺TA 贊賞
筆名:宗小白
加入時間:2016-04-06
中國 · 北京
詩人簡介

宗小白,本名凌芝,女,江蘇省作協會員。詩作散見《詩刊》《星星》《揚子江詩刊》《詩潮》《詩林》《福建文學》《草堂》《星火》《延河》《鹿鳴》《中國詩歌》《特區文學》等。第五屆(2016年)中國好詩榜上榜詩人、詩歌周刊2017年度詩人,曾獲詩探索?第八屆紅高粱詩歌獎提名獎、“摯愛:星火暖詩100首”首獎五星好詩獎等,“平鄉好人杯”全國詩歌大賽二等獎、第二屆中國詩歌獎(Chinese Poetry Prize)銅獎,2017“華語網絡詩歌大賽第一期比賽優勝獎”、第五屆?2015年度中國大別山十佳詩人等,有詩入選《詩歌點亮生活》《2018中國青年詩人作品選》《詩歌風賞》《詩同仁精選》等。

宗小白詩歌二十八首

宗小白詩歌二十八首

◎大雪之后 

大雪之后
神又寬恕了這個世界

所以,在一碗面里
我又找到了埋在碗底的雞蛋

這是一個冬日尋常的早晨
雞蛋潔白,冒著熱氣

其實,只要不去想著你
我便和它一樣

也沒有什么
需要神去寬恕的事情

2019.1.4


◎白手套

一副白手套。在別人的詩里
它或許是兩只白鴿的樣子
在我的印象里,它那種廉價的
粗棉線的本質,決定了它必須
終日與牛糞豬糞、土坷垃,又或者
與腳手架、流水線打交道
在清晨,它浸著咸咸的汗漬
在黃昏,它沾著落日腥甜的血絲
在一盆清水里,它必須經過你我
反復搓洗,才能散發一點點
淡淡的香味

2019.2.11


◎植物學家的女兒

如果不是被判處死刑
這是一個平淡無奇的故事:

在植物園里的無花果樹下
李明和安安,這兩個女孩
相愛了

如果不是因為故事發生在
并不遙遠的,上世紀八十年代

如果不是因為“女性”這個詞
到現在還沒有完全
赦免我們

我還以為,我們中的大多數
已經不再需要,艱難的
替她們活著

2019.2.20


◎梅雨季
 
當時間零落成雨,你必須
順著雨水,向天空追溯
你會看見一大片濃云對你
持有的,鉛灰色凝視
但它不久會被太陽取消
 
更多的取消,來自于此前
你晾曬收疊的衣物
沿著墻壁,你鏟掉的霉斑
書桌上,一份履歷表里
被你刪掉的一些文字說明
還有你的手機里
隨手寫下的幾行詩
 
當你按下最后一個句號鍵
起身撐起雨傘,從站臺的遮雨棚
走進雨水,整個梅雨季
都被你從身體里用力
推了出去

2019.7.10

◎蟬聲
 
蟬聲形成聽覺
就像回憶形成你
寫作和閱讀也在形成你
但它們也在消化你
你透明的部分
被它們消化為雨水
你平靜的部分
是那雨水中的一點點涼意
只有你悲傷的部分
它們從不消化
蟬聲過后,它幾乎
被一種短暫的消歇
原封不動的
退還給你

2019.7.11 


◎略有悔
 
略有悔,就是一面湖
在你心頭,被風微微吹皺的樣子
 
略有悔,就是一件舊衣物
在你手中反復搓洗,日漸順從的樣子
 
略有悔,就是你看到這一切
卻無法將它們還原成本來的樣子

2019.7.12


 
◎缺口

像一個人一生做了許多事
最后卻被做錯的那一件否定了

豁開的缺口,使一只碗
有了外人看不出的負罪感

我看見這種負罪感重重
壓在外婆身上

是她因為衰老,不小心
讓湯藥從碗里灑了出來

我看見她去世后仍為
衰老,這件她一生唯一做錯的事
在我夢中流淚

而我身上的千瘡百孔
早已替自己原諒了那么多
做錯了的事情

2019.7.16~7.25


◎恩寵


在詩中,我喜歡使用雨、花瓣和
葉子的意象,盡管它們數量很多
但使用完它們之后,我還是養成了
一種舍不得扔的怪癖
哪怕它們是被寫在一首很糟的詩里
我也覺得有那么幾行
因為有它們存在而好看
就像我年少時在河灘
遇見的那個女人
她頭插著幾朵帶葉子的野花
在雨中瘋跑——
她是瘋了的,哪怕如此,她也覺得
頭上的花好看,舍不得丟棄
所有人都選擇遠離了她
最后,雨水也離開了她
只有一點殘缺的
審美意識沒有離開她
我記住了它給她的那種
有教無類的恩寵
使我一生也在感激
被一首詩漸漸寫停的雨水
和我頭上,那些仍然帶著雨水的
花瓣和葉子

2019.7.17

◎早起何為
 
我喜歡在清晨打開窗戶
喜歡看見一扇窗戶因為拒絕
某種幽閉,而盡力敞開自己
但我懷疑它之前
肯定先接受了什么
就像一只燒水壺首先
接受了水的冰冷
才讓水在體內漸漸沸騰
像一個人接受了自己的長年咯血
才將文字
像玉一樣吐出來
我不確定一扇窗戶每天閉上眼睛
又那么早的睜開
是不是已經接受了自己
內心的平靜
才學會將一些關于天空的想法
盡可能不那么早的
確定下來

2019.7.18


◎果殼
 
只有秋天愿意將一座村莊
沉默的重量
交給枝頭低垂的果子
 
只有秋天知道
其中酸澀的一些
是窮人家的孩子
 
那過早結實的殼里
是哀與樂
也是善與苦
 
只有秋天懂得橡子、櫟子
和苦楝子
千年不變的心
 
橡樹、櫟樹和苦楝樹
就是死守著薄田
終日無言的父親
 
只有秋天將果殼扔進灶膛
一些長于忍耐之物
才會劈啪作響———
 
那是被秋天取走的一切,發出的
痛苦的聲音

2019.7.18~7.25 


◎奇跡
 
在一個沒有任何跡象表明
有什么會不同于往日的傍晚
頂多也就是,晚風吹拂一些草樹
使它們的枝葉,輕輕摩擦天空
而又不留下任何痕跡
 
像平常一樣,我在小區散步
突然抬頭,驚奇的發現
前面那個提著包急著趕回家
微微發福的中年人
他的背上,有對翅膀正在打開
 
如果不是被什么神奇的力量選中
讓我的眼睛因為觀察到這一幕
而激動得險些流下眼淚
 
我根本不會想到
那對在白天,被一個人小心翼翼
收疊的翅膀,就這樣
毫無征兆的,在我眼前打開了
 
而且那么強烈的摩擦著
每一片經過我的風
竟然卻又不留下任何痕跡!
 
更奇妙的是,那個微微發福的中年人
似乎完全不知道這回事
依舊低頭急匆匆
走他的路

2019.8.7


◎梔子
 
我羨慕從一朵梔子花里慢慢爬出來的蟲子
它們擁有一座芳香而潔凈的房子
在雨后,那種樸素的幸福感
看上去多像從前,從一間老屋慢慢
走到陽光里的親人

2019.8.20


◎牧場
 
一個下午。在弗羅斯特的牧場
看他用鐵杈耙去落葉,讓一口泉眼
恢復呼吸。看他摘下被汗水
弄得黏濕的手套,轉身將一頭被母牛舔得東倒
西歪的小牛犢寫進詩里
 
陽光蓬松干凈
我們在牧場交談所使用的語言都沒有經過比喻

2019.9.14
 

◎蘆葦
 
這是記憶里遠行之人
飄逝的背影。這是時隔多年
往事掠過水面的語調。
這是歡喜過后,悲傷的模樣。
這是蘆葦。而不是中年的我們。

2019.9.17


◎羽毛
 
我喜歡看飛鳥
尤其喜歡望著它們滑翔時被一個
向下的弧度牽引著斂翮,然后低頭
用長喙細細清理羽毛
我喜歡看它們不管落在哪里總是
那么認真的愛惜著自己
 
仿佛看到這個世界時常
讓人憂傷的原由

2019.9.18


◎星空

看見一只母貓在結著露水的青草窠生下七只小貓
看見一只野狗在灑滿陽光的垃圾箱旁靜靜趴著
看見世界萬有而又無所有,生靈的淚水時時在又無所在
我才知道,為何天空,總是綴滿
那么多的星辰………

2019.11.2


◎荒草
 
荒草是集體的、動蕩的
它常試圖以山谷大風來取消個體的、死性不改的部分
一片涌動的荒草,有時就是一場追悼
尤其在秋天,站在大片荒草叢中,一個人于無聲處的枯萎
白白耗費著天空盡頭,每一顆落日的心……

2019.11.4


◎秋天的草
 
秋天的草又枯又黃。在風中,它的脆裂
是山野的細節,也是一個人在暮晚憔悴的細節
媽媽,而你從不說這些。你只在夜里
離開我,一個人下著鵝毛大雪………

2019.11.21


◎紅楓林
 
太陽西沉。一個人的影子會隨草木生出青黃之念
尤其在秋天
一片紅楓林將自己燃燒得那么徹底,足以媲美
斯人在曠野中的白霜之心

2019.11.22

 

◎青草潔凈
 
青草潔凈。露水輕輕觸碰老牛白色鼻息
早起后,我們在田埂上以姐妹相稱
有時我也叫野菊花
你也叫矮紅子

2019.11.22


◎星辰安排
 
水缸以它安詳的輪廓,珍惜著冬夜
體內的薄冰
草狗蜷在窩里
珍惜著干稻草的暖意
鳥巢空了,白霜的屋檐替它珍惜
遺落下來的羽毛
 
那些羽毛,在星光下旋轉浮沉的樣子
多么讓人痛惜……

2019.11.26


 
◎蟲類有聲
 
陽光下,一只青蟲從豆莢里爬出來
用它腹節間的起伏,輕輕呼吸
 
豆莢被剝開后,一只青蟲只能慢慢
爬到陽光下,以腹節間古老的起伏呼吸

來保存比它更慢
更古老的農業文明

2019.11.27

 
◎中間部分
 
一片草為了證明它是天空
和大地的中間部分,它死了又死,生而又生
 
一頭奄奄欲息的老牛為了證明
它是生與死的中間部分,它吃下那些草
 
大地低伏于老牛身下,天空高懸于老牛頭頂
牛的胃里,只有被反復咀嚼的草,那么溫暖安靜……

2019.11.27

 
◎地上有那么多房間
 
地上有那么多房間,沒有一間是給野草的
被羊啃著的野草,散發著牛糞氣味的野草
地上的房間越來越多,野草長著長著
長到門口就會停下來

2019.11.27

 
◎ 河岸
 
一個女人用河水洗去鞋底的泥巴
在河岸干枯的草堤上,留下濕濕的腳印
 
一只小羊因為用那腳印尋找自己的生母
最后變成一個拖著鼻涕、在河岸低頭撿拾碎石子的孩子
 
干枯的草堤上,到處都是可以走到河岸的腳印
和撿拾不盡的碎石子
 
河岸干枯的草堤上,到處都是因為尋找生母
而活到了一百歲的孩子……

2019.11.28
 
 
◎山坡上
 
山坡上。土黃柏多刺的葉片滴著血,無法與自己和解
這是它的宿命,也是一種
秋天的苦

秋天的苦有很多種
土黃柏滴血的紅葉是一種
無患子落下的黃葉是一種

一個人獨自回到荒野,為那堅硬而又松軟的泥土
寫下幾行詩,也是一種

2019.11.28

 
◎落葉肯定了什么
 
那么多落葉堆積在一起,雨水將它們漚爛,化到土里
它們飄落時,那隱含拒絕的姿態
它們彼此觸碰、彼此覆蓋時,那輕微脆裂的聲音……
都化在了土里
 
泥土,是神賜給我們的最后一件物品……

2019.11.30

 
◎搖晃而確定

冬天的湖水搖晃日影,也搖晃
公園里,一個年老的母親
 
當她從輪椅上扶起
她那半癱的、中年的兒子
 
當她將“母”與“子”的稱謂
安置在冬天,陽光搖晃的湖水里
 
我看見幾只鳥兒,用薄薄的翅膀呼應湖邊的林木
并確定著某種

只能由無邊落葉
和不盡天空才能命名的事情……

2019.12.2

 
 宗小白:本名凌芝,1977年生,江蘇鎮江人,從事期刊編輯工作。詩歌散見《詩刊》《揚子江詩刊》《星星》《詩歌月刊》《星火》《福建文學》《詩潮》《詩林》《延河》《草堂》《中國詩歌》等。獲詩探索?第八屆紅高粱詩歌獎提名獎、首屆聞捷詩歌獎一等獎、中國?吳江“詩話運河”詩歌大賽特等獎、“摯愛:星火暖詩100首”首獎五星好詩獎等。中國詩歌流派網詩歌周刊2017年度詩人、第五屆(2016年)中國好詩榜上榜詩人、第五屆?2015年度中國大別山十佳詩人。有詩入選《詩歌點亮生活》《2018中國青年詩人作品選》《詩歌風賞》《天天詩歷》等。


繁星


如果你的生命里沒有火

沒有那種既溫暖又明亮的物質

沒有燃燒的概念,沒有燃燒之后

又熄滅,變成灰被風吹被雨淋

被某種哺乳動物的腳趾踐踏,踩進泥灘

變成宇宙的暗物質,繼而沉睡多年……

又被一莖草葉悄悄吸收

使你被萃取被萌芽被分蘗被座果

被一雙粗糙的手照看,摩挲

然后又使你被打捆被脫粒被曝曬

變成某種又苦又澀又甜的東西

每當你抬頭,看見懸掛在枝頭的露水

就覺得組成自己最初肌理的

應該就是這種一閃一閃的物質


你就不要抬頭

看那滿天的繁星

作品 全部
相冊
  • 詩人

贊賞記錄:

中国竞彩网计算球 球探体育比分iphone版不能下载 李娜网球比分直播 足彩即时赔率 14场胜负 pk10 吉林快3 雷速体育如何开直播间 足球竞彩比分直播500 3d开机号 江苏快三 澳客北单比分直播 上海快三 体球比分指定网站 贵州11选5 棒球比分分析 浙江6+1